潍坊杯百科|从“潍坊杯”看澳洲足球现状

曾几何时,澳大利亚足球对中国球迷来讲是个遥远的名字,无论是那支名震欧洲的利兹白玫瑰青年军的科威尔和维杜卡,还是埃弗顿那个热衷拳击动作庆祝的“弹簧人”卡希尔。但随着澳大利亚加入亚足联,曾经跟中国足球八竿子打不着的陌生人突然成为了中国足球熟悉的对手。

“潍坊杯”的历史上,也曾多次有澳大利亚球队的身影出现,这其中2007年的“潍坊杯”上,澳大利亚国青还获得了杯赛的冠军,这其中随队参赛的马修·尤尔曼还入选了澳大利亚国家队并随队参加了俄罗斯世界杯。而效力布莱顿俱乐部的澳洲国门马修·瑞恩,则曾在2006年的首届“潍坊杯”上代表悉尼FC参赛。

中资控股的澳超球队纽卡斯尔喷气机也曾两度参加“潍坊杯”的比赛,2018年的“潍坊杯”上,曾在随一队在热身赛中攻破申花大门的小将杰克·西蒙斯也随队前来参赛,值得一提的是,别看西蒙斯是队中的明星球员,但他却居然只有16岁,是那届“潍坊杯”纽卡参赛球员中最年轻的。看上去澳大利亚的足球潜力无限,但在与球队主帅拉比诺特交流之后,我们却发现事情远不如想象的那么简单。

近几年,在澳大利亚足球黄金一代退去之后,澳大利亚足球进入了青黄不接的窘境。这其中最大的原因便是足球在澳大利亚的受众程度。在被问到这个问题时,拉比诺特只能报以苦笑,据他介绍在澳洲足球的受欢迎程度远远不如橄榄球、网球、板球等体育项目,这样一来足球的苗子资源被其他体育项目大量占据,二来足球从业者尤其是青训教练的待遇也都比较低,很多青训教练甚至只能通过兼职打工的方式去维持生计。

此外,在澳洲青训的主导方向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也存在着问题。在绝大多数国家,足球青训往往分为两大类,一是由俱乐部自主支配,二是由国家足协进行主导和规划。在澳洲,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足球青训的主导方却并不明确,澳大利亚足协所创办的人才中心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澳洲足球青训的栋梁,维杜卡、布雷西亚诺、米利甘、塞恩斯布里等澳洲国脚都出自这个青训机构,在球员展现出一定的天分之后各大澳超俱乐部会从这里将他们挑走并与之签约。然而各大澳超俱乐部逐渐希望能够在青训上有更多自主支配的权利,最终俱乐部与足协之间的关系也闹得很不愉快。2017年,人才中心也正式成为历史,尽管如今澳大利亚各支俱乐部都开始规划构建自己的青训体系,但如今这些青训机构的水准确实参差不齐,依然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发展。

此外,澳洲球队尽管在比较高年龄段的青年赛事有较多的高质量比赛机会,但在低年龄段这个层面,由于国家对于足球重视程度的不足,青少年赛事无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乏善可陈。无论是在青训的哪个年龄段,比赛的锻炼机会都是必不可少的。高质量青少年比赛的缺失显然也对澳洲足球的发展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当然,根据拉比诺特的介绍,澳洲足球尽管困难重重,但澳洲足球的从业者也在积极地应对这些困难。首先球队近几年在青训体系的建设上花费了巨大的心血,同时为了更适应现代足球的发展趋势,纽卡斯尔喷气机的梯队相比过去喜欢长传冲吊的高球打法更加崇尚速度、技术以及比赛控制力的运用。此外,由于国内足球受欢迎程度较低,纽卡斯尔喷气机也积极将队内的顶尖人才送往海外联赛。用拉比诺特的话说:“如果他们水平足够优秀,他们就需要去更高水平的联赛,去欧洲来提高自己。”

尽管澳洲足球的未来是一条充满荆棘的路,但澳洲的足球人依然不惧艰险坚持走在这条路上。在未来,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的澳洲球队来到“潍坊杯”的赛场,向更多中国球迷展现澳洲足球的魅力。

yabo39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 Posts